支持核四或反核四?



中研院研究員偵測報告證實/蘭嶼核廢貯存場 鈷60銫137外洩

〔自由時報記者劉力仁、林毅璋、張存薇/綜合報導〕 2011年11月29日 上午7:14

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扈治安今年偵測到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外圍有人工核種鈷六十及銫一三七,其中鈷六十劑量為六.五貝克/公斤,銫一三七為三十二.九貝克/公斤,雖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但已可證實場區確有輻射外洩。

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

這份報告是扈治安接受台電委託檢測,十月二十六日在海洋大學舉辦的一場國際研討會中發表論文,扈治安昨天證實確有此一報告,他強調輻射雖有外洩,但外洩值遠低於原能會的標準值,詳細檢測內容未經過台電同意,他不對外說明。

目前我國原能會法規標準值,鈷六十為一一○貝克/公斤,銫一三七為二十.九貝克/公斤。根據當天研討會錄影畫面,扈治安在報告提及,二○○五至二○○八年,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外圍完全沒有發現鈷六十,但已發現銫一三七蹤跡,二○○九年之後,鈷六十開始出現,且發現次數逐年增多,銫一三七也有越來越多趨勢。

蘭嶼居民盼進一步鑑定

參與此研討會的台北醫學大學公衛系教授張武修表示,雖然偵測到的數據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但原能會的管制標準頗為寬鬆,常引起爭議,而且部分廠區樣本銫一三七的數值比蘭嶼銫一三七的背景值高出十到二十倍,這跟日本福島十到二十公里範圍的污染情形差不多,當時日本人都緊急疏散。而且即使未超標,輻射外洩也是不爭的事實。

蘭嶼鄉代表會主席曾加油說,核廢料放在蘭嶼,居民一直提心吊膽,有任何檢測結果,都應讓鄉民了解真相;紅頭村長謝阿生表示,如果真有外洩情事,居民身體健康恐遭影響,希望專家學者進一步鑑定。

原能會:銫數值並不高

原能會輻射防護處長李若燦表示,已和扈治安確認過,採的樣本是底泥不是海砂,人類過去幾十年來數十次的核爆影響,大自然背景值之中銫一三七約十至二十貝克,由於底泥會持續吸收銫一三七,管制標準為七四○貝克/公斤,並非二十.九貝克/公斤,扈治安測到三十二.九貝克/公斤,並不算高。

至於鈷六十,可能是蘭嶼貯存場現在進行廢料桶檢整作業產生的飛灰飄到場外,因為蘭嶼貯存場現在是「零排放」,根本不排廢水。台灣現在管制法規標準跟日本相差無幾,沒有修改的想法。

台電:說外洩太誇大

台電表示,蘭嶼儲存場自一九八二年啟用至今,目前場內約有十萬桶低放射性核廢料。舊型儲存桶的壽命約為十五年,由於超過時效,有極少數儲存桶有鏽蝕甚至是穿孔現象,因此自二○○七年底起進行重新檢整,並於最近全數完成。

台電澄清,這幾年所測出鈷六十與銫一三七的數值並無累計增加的現象,但數值偶爾會有突增突降的現象,研判與儲存桶檢整有關,由於測出來的輻射劑量遠低於標準值,對人體沒有影響,若說是「輻射外洩」就「太誇大了」。

環團抗議 廢核燃料棒 爆量貯存

〔自由時報記者劉力仁、陳怡靜、林毅璋/綜合報導〕2011年11月29日 上午4:36

環保署昨天召開核廢料政策環評第二次初審會議,環保團體抗議廢核燃料棒爆量,台電冷卻池達到原始設計容量後,在未經環評審查狀況下,把廢核燃料棒在冷卻池中用更密、間隔更窄的方式爆量貯放,大幅提高意外事故風險,而且逃避監督,應立即停機。

「密集化」處置 未做環評

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表示,台電擅自採用過去被環評(民國八十五年核二廠乾式貯存廠環評說明書)評定為「技術未成熟,不可行」的「密集化」處置,擴大貯存廢核燃料棒,卻沒有再做環評。

綠黨中執委王鐘銘表示,所謂「密集化」就是原始設計不能放那麼多廢核燃料棒,卻硬要變更設計,放入那麼多廢核燃料棒,由於廢核燃料棒仍有活性,距離太近將使碰撞風險大幅增加,變成核電廠潛在風險。

以核一廠為例,原設計廢燃料冷卻池可以貯存三○三○束,現在以「密集化」處置方式貯存了五五一四束,已經超量二四八四束,即使乾式貯存槽完工後可貯存一六八○束,屆時還是超量八百零四束。

最終處置無解 恐成未爆彈

一般核電廠的平均壽命為運轉四十年,預估核一廠到民國一○七、一○八年,兩個機組運轉滿四十年時,共會產生廢核燃料棒七五三二束,扣掉冷卻池及乾式貯存槽共貯存四七一○束,還有多達二八二二束廢核燃料棒沒有空間存放。

同樣的算法,預估核二廠的核廢料會達四一五五束、核三廠則會有二三五○束沒有空間存放,未來三座核電廠也都面臨爆量情況。如果屆時找不到合適的地方處理,核廢料將成為無解的未爆彈。

環署的核廢料政策環評會議昨日未達成結論,將擇日再審。環保署副署長邱文彥指出,核廢料的處理該選擇遠離海嘯襲擊及地震斷層風險,屬於政策層次;至於該採乾式或濕式貯存,則屬個案環評層次,需由台電嚴謹評估後,提出報告交環評委員審查。

台電公司則表示,進行燃料格架密度化的工程之前,都有安全評估與分析,並經原能會認可,且格架中都有吸收放射性物質「硼」的設計與功能。

台電︰容量擴充合乎規定

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陳宜彬則指出,台電均有依照規定申請擴充核一核二核三的燃料池貯存容量,並更新硬體,原能會也審查確認結構、零件安全等都無問題,才陸續同意放寬,目前貯存量皆合乎規定。

陳宜彬說明,核一廠在民國八十七年時,已擴充到每部機三○八三束、兩機合計達六一六六束;核二廠則於民國九十二年擴充到每部機四三九八束、兩機達八七九六束;核三廠則於民國八十四年擴充至每部機二一六○束、兩機達四三二○束。

依今年八月資料,目前核一廠貯存五五一四束,核二廠貯存七五四四束,核三廠貯存二四○一束,每部機尚餘有數百束貯存容量,並未超量。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批評,現行環評法規未明文規定廢燃料池擴充容量需要環評,原能會就大鑽環評漏洞,不斷核准台電申請容量擴充,縱容造成爆量的危險情況。

潘翰聲表示,核一廠的機組跟日本福島四號機一模一樣,福島的廢核燃料棒沒有台灣核電廠這麼密集,都已經出狀況了,政府應重新檢討核廢料貯存問題。

 

核廢政策環評說明 環團質疑掩蓋真相

台灣立報【記者張舒涵台北報導】 2011年11月28日 下午10:53.

環保署28日召開「放射性廢棄物管理政策第二次專小組會議」。環保團體在政策環評說明書中發現幾處缺乏嚴謹調查和資料依據,質疑環保團體的意見不被納入會議紀錄,原能會才重蹈覆轍。環保團體提出,報告書中對「密集化」處理用過的核燃料棒的風險隻字不提。環團呼籲不要只做文字修改,在未找到安全貯存方法前,應停止生產更多核廢料。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綠黨、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東反核廢核聯盟等環保團體舉行記者會指出核廢料的處置問題「無解」,要求原能會和台電在找到可行替代方案前,應讓核電廠盡速停機,別讓核廢料貽害後代。

對於核廢料處理方式,原能會提出4項策略,包括「提高認同」、「確保安全」、 「力行減廢」、「技術發展」;執行放射性廢料最終處置方案,採境內境外並重;中程替代方案含境外再處理、回運高放廢棄物貯存與處置。

針對環評說明書,環保聯盟秘書長李卓翰提出程序問題,他點出幾項報告,「關於調查誰做的?用何種方法論?有問過哪些專家?」。李卓翰氣憤地說,從去年10月、12月環保署陸續舉辦公聽會,環團提出原能會資料缺乏社會科學嚴謹的方法論,當初會中主席、環保署副署長邱文彥裁示應有嚴謹調查研究方法,如今原能會仍重蹈覆轍。

雙方僵持不下,會議遲遲無法進行,主席邱文彥表示會議將把環團意見納入紀錄,下次報告前做好完整準備,補足資訊來源。

綠黨王鍾銘也說明,目前核廢料管理策略希望降低核廢產生量,在說明書提出相關的方案是減容處理,卻隻字不提直接從源頭減少產生量的方法,對於核一、核二、核三停機、核四停工的方案毫無納入評估。他強調,這是所有減廢方法中最有效的一個,姑且不論評估結果是否可行,都應納入考量。綠黨王鍾銘點出報告書中提到,例行減廢帶來正面效益,卻沒提出減容過程可能輻射外洩的風險評估。

總統馬英九11月初公佈新能源政策,經濟部以一律「可能境外處理」輕描淡寫。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洪申翰表示,根據環評書指出,將用過的核燃料棒境外貯存在國際上毫無前例,境外處理必須把不穩定的高階核廢料運回台灣貯存,政府不該讓大眾誤以為核廢料運至境外就會消失。

對於目前台電在核燃料棒處置問題,洪申翰指出,核一、核二用過燃料棒冷卻池的原設計容量分別為3,030束和5,040束,目前卻超量至5,514束和7,544束,台電以應急為由「密集化」處置,將提高風險。他說明,在85年核二廠環評書以評定為「技術上為成熟,不可行」,台電在未經環評情況下越放越密集。

台東廢核反核聯盟召集人謝文漢不滿地說,核廢料爭議不斷,反映世界核能體系無解,不僅技術問題,還有政策、族群問題與環保團體的協商,政府全都無法克服,政府若一意孤行不廢核,永遠有吵不完的架。

 

車諾比核災廿五周年談核電存續

【聯合報╱社論】 2011.04.26 02:04 am

今天是前蘇聯車諾比核災事件廿五周年,國際核電界本打算以這二十餘年不錯的運轉成績,以及核電重現榮景來紀念這個日子,未料發生列為最嚴重的第七級日本福島核災,讓核電界過去的電廠設計、深度防禦理念遭到徹底質疑,甚至推翻。於是核電何去何從,又面臨重大挑戰。

台灣有核一、二、三的三座運轉中核電廠,及接近完工的核四廠;在東日本巨震後,行政院要求相關單位對核電廠實施總體檢,預訂五月十一日向社會公佈體檢結果。但以國際核電界近日針對福島核災的檢討及應對看來,我們的核電仍然以舊本的「教戰手冊」來回應社會質疑,恐怕是難以過關的。

在後福島事件時代,依照舊本的防護標準作體檢共識,顯然已嫌消極。包括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聯合國原子能總署(IAEA)及國際核電製造商及電廠,都在徹底檢討原來的那一套深層防禦理論是否足夠,雖然至今尚未提出更明確的替代方案,但這種戒慎恐懼的態度卻是一切檢討的基礎。

迄今全球近四百四十個運轉中的核電廠,安全防護都是依照人們窮盡所能地設想到可能發生的人為疏失或自然災害,逐一設計出工程硬體或安全軟體上的應對,核電界雖認為這一「設計基準事故」應可保證核電廠的安全,但也瞭解人們的設想或有不足,因此另列了一項「基準外事故」,亦即發生了未曾想到的狀況。所幸,過去幾十年均未曾發生設計基準外事故,但日本福島核災讓核電界警醒,一次的基準外事故竟比所有的設計基準事故加總還嚴重得多。

不僅「設計基準事故」遭質疑,過去那套對輻射物質外洩控制在「儘可能的低」的原則(ALALA),在這次福島核災也遭推翻。為了挽救核電廠,所謂的「福島五十壯士」冒著絕對的性命危險去挽救核電廠,而之後美國的機器人進核電廠偵測,卻發現電廠的危機幾乎是不可能挽回,「五十壯士」形同是「五十死士」。

尤其,福島規模九點○的強震提醒大家,天然災害沒有上限,地震及引發海嘯的規模亦可能迭創新高,若再加上日益加劇的極端氣候,暴增的時雨量、酷熱、酷寒,引發天災的規模可能遠超過以往人們的應對準備。

揚棄核能,是眼前全球最時興的社會運動。近年才恢復接受核電的德國反應更是大動作,先是宣布關閉七座較舊的核電廠,之後宣稱檢討核電政策;其他包括英、法等核電大國也都有相當規模的反核電動作,這些反核電的動作也都與務實的討論並進,例如基載供電應怎麼替換,及民眾能有節電的警醒嗎?

國際碳匯市場的反應更是現實,歐盟重鎮的英國碳匯市場,看準國際揚棄核電改採燃煤的碳排放市場,在德國宣布關閉七座老舊核電廠一周間,竟然碳匯價格每公噸攀升了兩成,這顯示揚棄核電必須務實回到電力需求層面,而不是單純地廢核理念即足以應對。

寄望再生能源,或太陽能、風電等非碳能源遞補供電缺口,對於基載電力必需的穩定性都有不足之處,如何在福島核災引發的核電信賴崩盤之際,重新審視相關供電的可信賴度,這恐怕不是單純廢核的理念宣示可以應對。畢竟,能源昂貴及枯竭的問題已在眼前,只憑口號不能點亮電燈。

在過去幾年核電勢力上升時,有人想像「未來能源」即是電動汽車在自家以核電充電後上路的時代;但如今福島事件發生後,核電安全飽受質疑,又出現了不論如何都不要核電的聲音。台灣將以什麼方法去實現非核家園?替代能源、高電價、產業轉型、低經濟成長,甚或兩岸磁吸作用的傾斜等,國人能不能接受?或者,台灣有沒有討論「安全核電」的空間,及執行「安全核電」的政治及行政品質?這些都是車諾比及福島給台灣出的問題,有待國人一同回答。

【2011/04/26 聯合報】


核四廠很安全?

將卸任的經濟部長王志剛昨天表示,核四廠即使用一架七四七客機全速撞上去安全也沒問題,核四案一定要繼續推動;美濃水庫也應該繼續興建,否則一個沒水、沒電的地方是不會有人去投資的。

王志剛說,台灣百分之七十的電力靠火力發電,核能只占百分之二十多,水力占不到百分之十,台灣現在還缺二百七十多萬瓩的電力裝置容量,興建核四就是要填補短少的電力。

他說,法國百分之七十六的電力來自核能,日本也有五十多部核能機組正在運轉,核四採用的機組是全世界最進步的設計,和發生核能災變的車諾比核電廠技術完全不同,就算用一架七四七客機直接撞上核四,安全也沒有問題。【2000/05/15/聯合報

問題:

  1. 我們的核四廠採用的是哪一種反應爐?
  2. 車諾比核電廠採用的是哪一種反應爐?
  3. 車諾比電廠的事故迄今有多少年了?當時為什麼會發生爆炸?對目前的人類還有什麼遺害?

下面是幾則有關的新聞:

(中央社記者郭傳信安卡拉二十六日電)十四年前的今天,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反應爐發生爆炸,逸出的放射線至少五百倍於投擲在廣島的原子彈,是為全球最嚴重的核子事故,專家關切這場災變將長期危害人類的遺傳,甚至禍及今後數代子孫。(2000.4.26)

(中央社綜合莫斯科、基輔二十一日外電報導) 據車諾比爾的一個公民團體今天說,在車諾比爾核電廠於一九八六年發生核子災變之後,共有一萬五千多人在十四年來因參與緊急清理工作而死亡。(2000.4.21)

(廣州日報 大洋網訊) 台灣桃園龍潭地區大漢溪河床與稻田遭“核能研究所”放射核種污染已十几年,然而根據台灣陽明大學環境衛生研究所教授張武修去年底做的最新檢測,核研所下游五公里內稻田土壤所含之銫137核種,濃度最高仍達一千貝克(每公斤土壤),較台灣土壤背景值高出百倍,也超過“原子能委員會”法規標准。

昨天是車諾比爾核電災變事件十四周年,台灣“環保聯盟”舉行記者會,報告車諾比爾件輻射危害現況、日本東海村事件、泰國輻射傷害事件現況,以及台灣島內大漢溪沿岸輻射污染調查、台灣輻射屋居民健康受害狀況,并預告五月十三日要舉行反核游行。

張武修教授表示,銫137半衰期是30年,如果只依靠自然衰減,這樣的濃度要經過上百年才能衰減完,“龍潭地區目前相當于是沒有管制的廢料處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