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側寫-中央研究院院士黃秉乾 
  一位以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在生命科學界受敬重的科學家
在蓄著絡腮鬍的外表下,是人文的敦厚與科學的敏銳。
  回國擔任長庚大學客座教授,是一個深厚的情誼,一方面難卻董事長盛情,另一方面則是有心要將現今最尖端的知識帶回國內提供給大家分享。
  自1965年擔任Johns Hopkins 教職迄今,有著豐富的學養與經驗,是一座蘊藏無量的寶山,等著挖掘與品味。
  一天傍晚,基醫所的所辦公室擠滿了人。原來是外聘演講散場之後,黃院士拗不過學生的邀請,答應跟碩一的學生談談自己的求學經驗。我也擠在人群中,一面聽著黃院士豐富的人生經歷,一面做著人物側寫。
  先生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在三小時的閒聊裡,人群中不時發出驚訝的讚嘆聲。無論大學時代或是負笈海外,甚至長庚的人和事,許多細節即使距今已有多年,對先生而言也是清晰得彷彿就發生在昨日。大家或許不知道,先生曾經在台大校園堸給L養雞場的主人,今天我們所吃的蛋雞(來亨雞),就是先生在大二的時候所引進的。因為他在大二的時候向農復會申請進口「來亨雞」,以科學的方式在修復的動物園中飼養,並將種蛋賣到各處,由於產量穩定且品質良好,也讓先生發了一筆小財用作救助清寒同學,這份經歷,不但是學以致用,也養成了勤勞樸實的習性。在大三時曾以英文將一位美國學者的講稿記下,隔天即送給那位教授,碰巧的是這位教授是農復會邀請至台大演講的訪問教授,此舉種下了日後黃院士前往維吉尼亞理工學院唸書的機緣。(值得一提的是:他拿到的可是雙份的全額獎學金喔!)
  先生在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只花了十四個月的時間就拿到碩士學位,隨即前往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以「調控生長和發育的基因」論文獲頒遺傳學博士學位,先生在加州理工學院隨Beadle , Emerson 和 Attardi做博士後生化遺傳學研究。一九六五年,先生應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之聘,擔任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教席迄今。先生以基因調控以及蛋白結構及功能互動的研究見重於學界,曾任英國劍橋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Sanger實驗室訪問學者(1969、1972),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創院院長(1994~1997)……等重要職位。一九八六年,先生更贏得學界桂冠,榮膺中研院第十六屆院士。
  當被問及是什麼樣的「機緣」讓先生到長庚體系來的時候,先生又透露了一個「黃一杯」的小故事。時光回溯至十多年前,長庚醫學院剛剛成立不久(大約1986年),需要聘任一位醫學發展顧問,候選人應邀至董事長家餐會,董事長善飲酒是眾人皆知的,但在宴會上先生坦白表示:「只能喝一杯,多了可能就走不出去了。」也因為這種直率誠實的個性,獲得了董事長的賞識。先生並不是學醫的人,也因此能夠對醫學提供更加寬廣而獨特的見解,更加受到董事長和同仁們的倚重,於是先生自此伴隨著長庚一路成長。
  先生自有其獨特的生命哲學
,因為他在台灣經濟還沒起飛的年代中成長,訓練出自我要求,生於憂患的生活態度;也正因為如此,才懂得準備好自己,等到機會來臨時,不會因為措手不及而扼腕。他對生命的信念是「適者生存」,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要無時無刻的激勵自己,不斷地更新與修正腳步,以因應變遷;但是生命的無常也讓他懂得「隨遇而安」,無論如何詭譎多變的情勢,只要遵循正道而行,即可「無入而不自得」。
  今年七月,當先生回國參加中研院院士會議時,董事長又當面邀請先生將美國最即時的醫學新知帶回來與大家分享。先生欣然允諾,敲定了九月至十二月在本校基礎醫學研究所中開設一門「醫學新知導論:基因群、蛋白體及生物資訊(Genomics, Proteomics, and Bioinformatics )」。歡迎各位同仁每週二上午十點到十二點,到醫學大樓八樓(M0860)教室聽先生精闢的解說,分享最新最尖端的醫學知識。
     小 檔 案
★國立台灣大學學士 1952
★美國維琴尼亞理工學院碩士 1956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 1960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研究員 1960-1965
★英國劍橋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訪問學者 1969,1972
★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創院院長、系主任、教授1994-1997
★國立交通大學、北京大學、雲南大學榮譽教授
★中央研究院院士 1986-迄今
★美國國科會分子生化及分子物理學門評審執行長 1996-1999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助教授、副教授、教授
★美國國家衛生院遺傳基因群評審執行長 2000-迄今
★現任: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教授1965-迄今
★研究領域:逆境反應基因的調控;金屬硫蛋白的結構與功能;基因群的分析;生物資訊。
★興趣:大自然、琴棋書畫
(基研所汪心媛小姐供稿)